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文學-散文

李白不可愛/魅影時代青春書系/佳誠文庫

  • 定價: ¥24.8
  • ISBN:9787544331593
  • 開 本:16開 平裝
  •  
  • 折扣:
  • 出版社:海南
  • 頁數:254頁
  • 作者:月無雙
  • 立即節省:
  • 2011-07-01 第1版
  • 201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神行天使“月無雙”奇幻精品《李白不可愛》,完美再現盛世大唐的錦繡華章!妖異詭謐的異世情仇華麗登場!
    月光穿透七色琉璃的圍墻,書案前落著昨夜宣紙上的墨香。看見山水丹青里的景象,我就以為撞見了盛世大唐。琥珀美酒流出長滿青苔的小巷,才子佳人點綴著江山如畫的輝煌。荷花臺上目光流轉的姑娘,偷偷把刀藏進嫵媚的裙裝。三更燈火搖曳的晚上,曾經豪情萬丈的少年郎,笑得那么凄涼。愛情在刀光劍影中綻放,哪一曲絕唱都能穿越千年的時光。
    誰在黃銅鏡里梳妝?誰把石榴紅的胭脂統統烤化?我在紛亂的街頭抬眼望,你的眉眼明媚了大唐的春光。哪一扇窗前藏著你的面龐?哪一次登臺會有人愛我醉人的裙裝?你不知道啊你不知道,我在荷花臺上起舞,一轉身就穿越了千年……

內容提要

  

    《李白不可愛》由月無雙編著。
    《李白不可愛》講述了:
    現代殺手江冷月意外穿越到大唐,成洛陽首富的千金段七娘。
    原想借著重生的機會好好生活,卻沒想到一切都是早已設好的奸計。而她,只不過只是亂世皇權爭斗中的一枚普通棋子……
    原來,迷局之中,你我皆是棋子。
    只是,落子無聲,棄子有情,君須憐我一顆動蕩不安的女兒心。
    究竟誰是可愛之人?究竟誰堪托付終身?
    魂兮歸去,如夢初醒……

作者簡介

    月無雙,從新加坡歸來的天秤座女子,天性自由散漫,文風陰晴不定,時喜時悲,亦正亦邪。一直努力享受愛情,認真信仰友誼,常常想:就算人生無處不倒霉,卻不必總是話凄涼。愛上文字的唯美與神奇,努力邊走邊愛,縱然是路過,經過,錯過,都有美好感懷。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初生牛犢不怕虎
第二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三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四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
第五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第六章  出師未捷身先死
第七章  車到山前必有路
第八章  翻手為云覆手雨
第九章  不識廬山真面目
第十章  心有靈犀一點通
第十一章  無可奈何花落去
尾聲

前言

  

    【壹】
    英雄躍馬江湖路,少年仗劍踏歌行。
    百曉生的兵器譜里,我獨愛暗器和刀,它們像一對戀人,隔著整個江湖遙遙相望。
    四川唐門擅用暗器的女子,武藝超絕卻不失女兒本色,與世無爭卻也不卑不亢。
    翻手巧笑間,暴雨犁花落塵埃,誰死誰傷都已不重要,縱然身死,也是剎那芳華極致綻放過的無悔人生。
    這樣魅力無邊的女子,我卻不是,自然要神往一世。
    常常寫那些擅長用刀的江湖過客,粗擴豪放,喝酒吃肉,不畏艱險,肝膽相照。
    邢些藏匿在千年之外的酒肆,或儒雅或張狂的傳奇人物,我總是會一再溫故他們的故事。
    然后掩卷長思,想象著傳奇里沒有的故事。
    想象中的人總是過分完美,想象中的故事卻難免凄涼。
    就想我們這些在人世間顛沛流離,四處奔忙的蕓蕓眾生一樣,我心目中的傳奇人物,自然也會有他們的小悲哀與大胸懷。
    朋友說,看你的文字,只覺得江湖不過是一個遍布陰謀的巨大牢籠,而你筆下歌頌的全是我行我素的浪蕩少年,隨時都在準備者退隱和逃離。
    比如《李白不可愛》里的江冷月,何朝,李白……
    比如《漢宮美人計》里的關漢月,李敢,霍去病……
    不論是雕梁畫棟,還是大漠狼煙,舍身赴死的豪情背后,總是難掩命運無常的暗自傷懷。
    我說,江湖不留戀,紅塵不蹉跎,朋友不簡單,愛情不容易,命運不圓滿,人生才會如此的不平凡。
    【貳】
    在茫茫人海中走走停停,從一個城市到達另一個城市,武漢,廣州,深圳…我一直都在尋找我的江湖,在每個路口和轉角,抬頭仰望遠天的星火,想象著未來是什么樣子。
    終于憑空生出了一顆孤膽,飄洋過海去往一個陌生的國度,過真正孤單的生活。
    這才發現我的江湖,一直都藏在對文字的熱愛中,藏在故鄉的土地上,藏在朋友們的牽掛里。
    放棄一切,從頭開始,是個艱難的過程。
    我在一篇小說里寫過:“最困難的是歸來,當外面的風景都看透,突然發現找不到可以歸來的理由,因為害怕所有的人都已經放棄了對自己的守候
    從此以后,每每提筆寫字,總是忐忑不安,曾經漂泊的時光在腦海中不停翻滾。
    常常想象一個少年,意氣風發地奔赴江湖的刀光劍影,再回首,突然發現除了手中三尺長劊,江湖微薄虛名,再無其他,那個發誓對自己不離不棄的女子早已被時光淹沒……
    這樣的結局多么可怕?縱然是蓋世豪伏,天下敬仰,又能如何?
    所以,我特別鐘情于穿越小說,可以讓我天馬行空地沉醉在一段傳奇里,不肯醒來。
    因為,一醒來,就要面對挽留,或是割舍。
    現世悲哀,異世情緣,是天下女子的一簾幽夢,等得不過是一位英雄少年,踏月而來。
    他陪我悲喜,我共他榮辱,什么生離死別都是矯情,大愛無言才叫做蕩氣回腸。
    始終相信,有愛的人,縱然離散,縱然永隔,內心深處依舊能夠一世安然。
    難得人間走一道,沒什么能比愛對了人,做對了事,更加無怨無悔的了。
    【叁】
    可我終究不是柔媚無比的女子,雖然缺少男兒的雄風壯志,卻也比那些煙視媚行的女手多出一身豪氣干云。
    閑得最無聊的時候,常常想自己夢回千年,在刀光劍影之間顛沛流離。
    做得女英雄,做得小女人,聚散離合總該有一把稱心如意的兵刃,方能跟我愛的男子歡宿雙棲,他為我搏殺千里,我為他蕩盡情仇。
    只是……究竟哪種兵器能夠配得起我?劍為君子,刀為豪俠,而我兩者皆不是。
    只能是一對娥眉刺,游離在十八班兵器之外的異類,守著自己的獨絕,笑看如畫江山。
    所以,我給了筆下的女兒家,一身做骨,一雙兵刀,冷艷絕決的外表,柔情百轉的內心。
    《李白不可愛》里,荷花臺上仗劍起舞的奇女子,一舞劍氣動四方……
    《漢宮美人計》中,力戰匈奴王子的聰慧佳人,歡劍齊發,傷人傷己……
    千年之外,相愛想殺,命運無常,愛恨纏綿。
    我心中的才子佳人,我夢中的千年傳奇,每時每刻,不曾遠離。
    如果你們也喜歡邢些名字里鑲嵌了一個“月”字的傳奇女予,邢么也請你們喜歡我。
    坐擁月色,心懷天下,筆點江山,情義無雙。
    請記住,我是月無雙。
    2011年5月11日  午后
    寫于長沙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壹】
    身為殺手,江冷月從十六歲開始送過無數的人奔赴黃泉。她也很早就預料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走上這一路。
    可真的走上這條路,卻什么都看不見,只覺得周圍一片陰冷的黑暗。
    “果然是個鬼地方。”
    江冷月的魂魄在這片黑暗中飄了許久,突然冷笑。
    就在她四下尋找出路的時候,眼前突然閃出一道光擊中在她的聲上,江冷月突然感到身體里傳來撕裂的疼痛。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冷月試圖想用雙手抓住劇痛的頭,卻怎么也抓不到。
    疼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而在她的耳邊更是遠遠傳來念咒的聲音,江冷月的腦中只有唯一的念頭:老師,沒想到,你會這么狠心……
    可就在她的意識隨著那道奇怪的亮光漸漸散去的時候,她好像聽到老師擔心地聲音在呼喚著她。
    那聲音像水一樣的溫潤,像風一樣的柔軟,讓她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見到老師的時候。
    那年的江冷月還不叫江冷月,那時的她不過是一個連孤兒院都進不去的孤兒。
    那時候她的心里沒有愛,也沒有恨,只有無限的悲涼。
    十二月的雪漫天飛舞,街上行人稀稀落落,她的身上只有一件單衣,冷得躲在角落發抖。
    驀地,一個身影擋住了像刺刀一樣的雪花,她虛弱地睜開眼。
    餓得發昏的緣故,她仿佛在他的身后看到了一道光,那一刻,她以為他是上帝派來接她的天使。  他說:“跟我走吧!”  就如他不容反駁的語氣一般,她就那么義無反顧地跟從他的腳步,踏上了一條陰冷絕望的道路。
    只是她做夢都沒有想到,他不是天使,而是撒旦的使者。
    從那天開始,她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名字,江冷月。
    那個讓她睜大懵懂雙眼,大步跟從的男子,成為了她的老師,而她在殘酷的訓練和壓迫中,被訓練成了一個冷血的殺手,一把奪命的利器。
    往事一幕幕地浮現在眼前,江冷月突然覺得全身累到不想動彈。
    “好吧!既然這樣,就好好睡去吧!”她的聲音里第一次有了絕望。
    【貳】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冷月突然感覺到似乎有人在觸碰她的身體,殺手的警覺,讓她下意識地睜開眼。
    “誰?”脫口而出的聲音讓她自己都覺得陌生。
    “小姐,你終于醒了。”一道關切的男聲傳人耳膜,滿心不容懷疑的驚喜。
    江冷月這才發現自己居然躺在一張木質的雕花床上,而在她的身邊坐著一個陌生的男子。
    那男子正滿臉關切地看著她,可是他的眼神卻讓江冷月覺得渾身不自在。
    奇怪的是男子的穿著一點都不像現代人,一身曳地的青袍,滿頭長發高高束起,頭頂裹一塊月色綸巾,飄搖的束帶落在肩頭,活脫脫一副古人的裝扮。那面容更是難得一見的俊朗。
    這樣的男人,穿西裝會是什么樣?江冷月的腦中莫名地冒出這樣的念頭。
    “小姐?”男子見她沒有反應,擔心地將手掌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江冷月這才一個靈激,回過神來。
    她觸電般從床上跳起身來,厲聲問道:“這是哪里?我,我死了嗎?”
    怎么看這里也不像是閻王殿,可仔細打量起來,這間房子里的人和物都是那么的古色古香,跟江冷月所熟悉的世界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男子連忙上前,試圖安撫住神情緊張的江冷月。
    他一邊伸手用合適的力度阻止她的下一步行動,一邊柔聲提醒道:“小姐,你小心點,你的腳上有傷,是不能下床走動的。”
    經他這么一說,江冷月才感覺到從腳踝傳來的刺痛。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她才顧不得什么腿傷呢!
    當初殺手訓練之時,什么樣的酷刑和傷痕沒有遇到過?這點小傷算什么?
    陌生的壞境讓她無所是從,只能本能地退縮到墻角,雙手緊握,神色緊張地準備隨時出擊。
    床前的男子根本沒有想到她會有這么大的舉動,一時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誰?我怎么會在這里?是不是你把我抓來的?”江冷月戒備地問道。
    “小姐,我是何朝呀!”何朝的眉頭緊緊深鎖,眼神里滿是疑惑,“你忘了我了嗎?”
    江冷月迷茫地看著何朝的眼神。
    那道目光中的幽怨像湖面上泛起的漣漪,一圈一圈,一點一點,一直從他的眼中,擴散到江冷月的心里。
    這樣讓她覺得要是想不起來,是一件罪過的事。可她怎么也想不起來任何關于他的印象,反倒是頭疼欲裂起來。
    “小姐?你怎么了?”何朝緊張得不知所措。
    怎么了?本姑娘穿越了!
    這種事情能說嗎?
    說了有人會信嗎?
    所以,還是保持沉默。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孩突然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只見她雙手提著那高到胸口的長裙,一見江冷月就大聲喊道:“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
    “青梅,有什么大事回頭再說,小姐現在需要休息。”不等江冷月反應,何朝就攔住丫鬟,大聲呵斥。
    被喚作青梅的丫鬟很不情愿地停下來,委屈地嘟囔道:“可是,可是李公子他……”
    P14-18

 
官网和传统疯狂飞艇彩票平台 河南福彩22选5最新一期 三分彩开奖不一样 好彩彩票是骗局吗 东方汇赢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选遗漏 股票推荐排行榜 重庆快乐10分时间 公司股票的发行 管家婆平特一肖资料 3d试机号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22选5开奘结果 河北排列7开奖软件 今日美股最新行情走势 海南4 1中奖规则和奖金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